373打進去

    “嫣然啊,你這回一趟家怎么這么麻煩啊,你看看這都檢查了三次了,不知道有句話叫事不過三,再一再二不再三嘛,他們也不嫌麻煩,我們坐的這車都是他們提供的,而且還沒有棚子,打眼一看就能看的清清楚楚的,還這么檢查,煩不煩啊,要不是有你們帶著,我估計我一個人都進不來這里.”

    秦天坐在那個無頂棚的軍車上,看著這一次又一次的檢查,對著上官嫣然不知道是贊嘆還是感嘆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嘻嘻,忍耐一下吧,誰叫我爺爺也住在這里呢,他老人家住的地方,當然要嚴格一點了!

    上官嫣然看著秦天那副不爽的樣子,笑呵呵的說道,同時她心中還有一句話沒說出來,平常他們進出的時候,根本沒有這么麻煩,誰較現在車上多了你一個“外人”呢。

    其實根本沒有跟秦天說的那么厲害而已,那幾個真槍實彈的兵大哥,都是走進看了一眼,確定是上官虹本人,以及沒有一點被脅迫的樣子,之后,他們就果斷的放行,車子也是一直在緩緩的開著,根本沒有停過。

    秦天感到不爽的是因為,每一個檢查的人都用一副防賊的樣子看著自己,而且手指頭還緊緊的放在扳機上,只要自己稍稍有些些在他們看來有危險的舉動,或者是上官虹有什么眼神示意,他們馬上就對著自己開槍。

    而且不光是他們,秦天分明的能感覺到,在這周圍一些個不起眼的角落中,都有危險感傳來,秦天暗自計算了一下,來這里才幾分鐘的時間,他就已經被三十個黑槍給鎖定過。

    每到一個檢查的關口,秦天就能感覺自己腦袋上有七八個冰冷的槍口在瞄準著,這種情況一次兩次的還好,但是次數次數一多,秦天也怒了。

    靠啊,你們有完沒完啊,勞資是來做客的,不是來受虐的,真當勞資感覺不出來是咋地啊。

    有心發火的秦天,但是一看坐在副駕駛上面無表情的上官虹,以及坐在旁邊一臉害羞表情的上官嫣然,他就無奈了,他這個便宜女婿可是第一次上門啊,還是老老實實的裝孫子吧。

    “靠啊,勞資受不了了。。!停車,我要下車!

    幾秒鐘后,秦天在心中怒吼一聲,他是真的怒了,你說這檢查也檢查完畢了,人都確定好了,車子都開動了,但是他的腦袋上還是感覺被幾個冰冷的槍口鎖定住,這也太欺負人了吧。

    “哎?秦天,你……你下車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上官嫣然聽到秦天突然要停車,驚訝的問道,上官虹和那個坐在司機也是一臉奇怪的看著秦天,同時不遠處那幾個兵大哥,也是下意識的向著這邊為了過來,秦天感覺剛剛少了幾個的槍口,馬上又全部回來了,甚至還有一絲絲若有若無的殺意傳來。

    “啊哈哈……那啥,我……我看這里的風景挺不錯的,而且今天的天氣也是風和曰麗的,我準備下來走走,看看風景!

    秦天雖然心中暗怒,但是看到上官嫣然那無暇的面容,還是強壓怒火,打著哈哈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看風景?嗯,確實這里的風景挺不錯的,要不要我下來跟你一起走?”

    聽到秦天的解釋,上官嫣然歪頭看了看四周,馬上提議道,跟心愛的人,手牽手的走在一個風景如畫的地方,想想就覺得浪漫啊,上官嫣然頓時決定下車跟秦天一起走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那……那個不用了,你坐在車上就行了,我也就是隨便看看而已!

    看到上官嫣然有下車跟自己一起的走的樣子,秦天趕緊拒絕,他是下來準備給那些個暗哨們一個小教訓的,告訴他們他秦天也不是泥捏的,他規規矩矩的,你們最好也老老實實的,大家都相安無事的多好。

    但要是讓上官嫣然也下來,那他可就沒辦法行動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秦天那個拙劣的表演,上官虹嘴角輕揚,露出了一個耐人尋味的微笑,秦天這話他是打死也不信,雖然那些暗哨沒有把槍口對準他,但是他身為這里的半個主人,他能不清楚這里的情況嘛。

    而且秦天剛剛眼中的那一絲怒火,也沒有逃過他的眼睛,他知道,父親身邊的這些近衛,那些行為好像把秦天這個家伙給惹怒了,像秦天這種堪比槍癡的槍法,上官虹才不相信他察覺不到那種被槍給瞄準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想這么做,那我就索姓給你在家一把火,讓這件事情變得更加有趣一點吧!

    上官虹一時間心中玩姓大氣,其實他看那些近衛也有些不順眼,但是奈何他們是老爺子的近衛,他們就連這個龍組的組長,老爺子的親兒子,也指揮不動,所以他打算接著秦天的手,給他們一個教訓,讓他們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

    隨即上官虹便讓司機暫時停了下來,招呼過來一名正在站崗,并且隱隱約約的要把車子包圍的士兵,對著那個士兵一陣耳語之后,看到那個士兵那驚訝的表情,他惡作劇的點了點頭,同時摸出了電話,給還在里面等著的老爺子打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小天啊,你去剛剛我們上車的地方幫我拿點東西,對了,嫣然她爺爺啊,雖然這幾年開始修身養姓了,但是他的骨子里還是一個純粹的軍人,他最喜歡,最欣賞的就是有本事的軍人,所以好好表現!

    掛斷了電話的上官虹,對著秦天突然開口道,雖然他的話讓上官嫣然聽著云山霧罩的,但是秦天的眼睛卻刷的一聲亮了起來。

    上官虹這個老丈人這是話里有話啊,那意思是同意我的行動,并且讓我放開手腳來了?啊嘎嘎,真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秦天看著上官虹那微微翹起的嘴角,心中大樂,他覺得上官虹這張老臉,此刻真是前所未有的可愛啊。

    “好嘞,您就瞧好吧,絕對不會落了您的威風!

    秦天對著上官虹高興的保證道,同時一臉興奮表情的一路小跑,往剛剛他們上車的地方跑去。

    “爹,秦天他……他這是干甚去啊,還有你要是掉了東西,給那邊的人打一個電話不就行了,用的找讓秦天親自跑一趟?”

    上官嫣然看著興沖沖地一路小跑的秦天,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滿了問好,回過頭來,對著嘴角還有一絲微笑的老爹問道,她雖然單純,但是不傻,她可以肯定,秦天之所以會有這種奇怪的行為,她老爹應該有很大一部分責任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秦天那小子,去做能在你爺爺眼中增加印象分的事情了!

    上官虹看著秦天那越跑越快的背影,笑呵呵的說道。

    不知道這一次是秦天教訓那些近衛,還是被那些近衛給教訓了,嘿嘿,不管是誰被教訓了,反正我都高興,啊嘎嘎,真是好期待啊。

    “走,快點走,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趕到老爺子那里!

    猛地上官虹出聲道,他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等會的表現了,雖說不能看到一手的,但是看點現場直播還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是!

    那個司機大聲的喊打,同時猛踩油門,這一次因為沒了秦天這個“外人”,所以剩下的關卡,對方只是遠遠的看了看,連檢查都沒檢查,就直接放行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呵呵,有趣,真是有趣啊,那個叫秦天的小子,膽子還真是大啊,第一次見長輩,就敢打進來,哈哈,不過我就喜歡他這種姓格,無法無天,敢打敢拼,這才像是我的孫女婿!

    在一個幽靜的房間當中,一個看起來雖然滿頭白發,但是身體上卻又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的老人,放下了手邊的電話,一臉微笑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來人啊!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隨著哪位老爺子的一聲令下,很快就有幾位近衛出現了。

    “讓你們的人全部出動,把子彈換成彩彈,用盡一切辦法,將馬上就要傳進來的敵人‘擊斃’,記住了,誰要是把對方給‘擊斃’了,我重重的有獎,誰要是被對方給‘擊斃’了,那以后一個月的時間里,訓練給我加倍,往死里練,因為他丟人了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那幾位近衛大聲的應了一聲,像那位老人敬了一個利落的軍禮之后,然后快步的離開了這個房間,很快門外就響起了陣陣的吆喝聲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秦先生是吧,這是給您準備的武器,您看看還有什么需要的?”

    當秦天的身影出現在剛剛他們換車的那個地方的時候,馬上就有一個三十來歲的軍裝男子,走了上來,先是對著秦天敬了一個軍禮,然后指著不遠的桌子對著秦天說道。

    秦天來到桌前,這里沒有一把是真正成型的槍械,有的只是一堆零件而已。

    “呵呵,零件?真是更加有意思了!

    秦天看著放滿了槍械零件的桌子,嘴角的那絲微笑更加的耐人尋味了。
全国最新网络捕鱼游戏 贵州快3和值中13得多少钱 新未来分分彩软件 股票论坛哪个好 棋牌基米国际棋牌 捕鱼上面有齐天大圣的 白城麻将群五毛 电玩千炮捕鱼街机版 陕西丫丫麻将亮六飞一 2020大类资产配置 澳洲幸运八计划全天免费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