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部 第一百五十三章 突然出現的蕭十九爺

    這淡淡的聲音也沒有灌注多少功力,但聲音平平淡淡的飄開,卻是每一個人都能夠清清楚楚的聽得到。

    聲音雖然淡然,但卻充滿了一種深入神魂的寂寞,與一種百無聊賴的意味,似乎面前他就面對著夜家的數百高手,依然提不起一點兒精神。

    所有人同時驚醒,紛紛走出帳篷,舉目看去。

    只見在四五十丈外,一棵大樹頂端,一個孤獨的人影,負手而立,仰望蒼穹,一襲黑衣,在迎風飄蕩。

    給人的感覺,這個人便如是要隨時都會乘風而去,歸于浩渺的天地之間。

    “這位前輩是……”夜氏家族之中,夜四爺夜無天提氣問道:“敢問前輩找我們老祖宗有何事?”

    黑衣人仰首看天,衣袍鼓蕩了一下。隨即慢慢的低下了頭,看著夜無天,深深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夜無天與對方眸子遙遙接觸,突然只覺得對方那一雙眸子突然間化作了漫天夜空,繁星點點,剎那間眼前居然金星亂冒,有些頭暈目眩的感覺從神魂深處升起。身體雖然挺立不動,但神魂之中卻像是已經天地顛倒。

    夜無天忍不住一手撫額,使勁的閉上了眼睛,呻吟一般的道:“前輩……”

    再也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但別人都是相顧駭然。

    夜無天雖然只叫了一個稱呼,但眾人卻知道,這一聲,短短的兩個字,實在是已經是在討饒。

    號稱無法無天的夜無天,居然在對方一眼之下,變成了這樣子?那么對方是何等境界,已經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黑衣人重新抬起頭,眼神有些悵惘的看著天空明月,良久良久之后,才淡淡的說道:“夜惘然,你若是不出來,我便進去了!

    聲音淡然,但口氣之中的威脅之意,卻是顯而易見。

    你不出來,我就殺進去!諒你這一點點人手,也不夠我一個來回殺的!你不想讓你們夜家人盡數的死在這里,那就乖乖的給老子出來!

    這句話并沒有說出來,但夜家所有人都是在心中清清楚楚的感到了這句話的存在!

    同時,一絲殺機氤氳的浮動在天地之間,似乎在逐漸的擴散。殺機淡淡的,似有似無。

    樹梢上的黑衣人輕輕一聲嘆息,有一絲淡淡的無奈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感覺到了這一聲嘆息意味著什么:哎,對殺氣還是不能控制自如,修為還不夠啊……

    大家都是駭然以對。

    能夠將殺機泯滅于無形的,唯有五品以上的至尊才能做得到。眼前這個黑衣人已經是做到了若有若無,居然還不滿足……

    一個聲音從夜家的營地里沉沉的響起:“如此決戰,本是小輩之間出出氣,咱們老一輩練練兵……你們蕭家居然出動了你這種高手?”

    聲音里,很是有些不滿。顯然是怪蕭家小題大做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咱們老一輩?”樹梢之上的黑衣人發出一聲淡淡的輕笑:“夜惘然,誰跟你是……咱們老一輩?”

    夜惘然的聲音道:“不是咱們么?”

    樹梢之上的黑衣人沉默了,下一刻,驀然的,他用神魂之力喝了一聲:“夜惘然!”

    隨著這一聲神魂大喝,所有夜家高手,同時感到了自己神魂意念之中,突然出現了一片茫茫血海。

    一聲大喝之后,這一片血海之中,突然間巨浪滔天!鮮紅的血色,與長天大地連接在了一起,再也沒有別的顏色。

    忍不住都是猛地閉上眼睛,身子搖晃了兩下。久久不敢睜開眼睛,臉上,一片駭然。

    刷的一聲,一道黑影從夜家營地飛了出來,輕飄飄的飛起,直直的貼著地面飛出三十丈,身子優美的一折,轉而上沖,旗花火箭一般沖上五十丈高空,然后飄飄的往后飛去。

    居然又拉遠了距離,在距離黑衣人三十丈的一棵大樹頂端落下身形。

    所有的動作,都是一氣呵成,先是低空飛掠,然后轉折上升,然后后退,站穩。竟然沒有換氣。

    這種身法,委實是比飛鳥還要靈活得多。

    但擁有這種身法的夜惘然卻是一臉的慎重,眼神凝重,看著對面的黑衣蒙面人,深深吸了一口氣,道:“好凝沉的神魂之力!”

    黑衣蒙面人哼了一聲,道:“夜惘然,你是夜家第幾代人?”

    夜惘然身子挺立,道:“我乃是夜家第六十五代,嫡系傳人,排行第六!”

    他雖然還是沒有承認對方的前輩身份,但卻如實的回答了對方的話,實際上就已經是一種態度:我比你的輩分低。

    黑衣蒙面人哦了一聲,淡淡的笑了笑,道:“第六十五代……嗯,老朽記得自己乃是我蕭家第五十九代傳人……呵呵……想不到夜家第六十五代,也已經成為至尊了!

    他似乎又有些茫然起來,良久之后,才問道:“夜帝前輩,可好?”

    夜惘然沉默了一下,道:“老祖宗還好!”

    他現在既不確定對方身份,也不敢不確定,只好還是說得含糊一些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對于夜惘然的回答,黑衣蒙面人居然似乎很滿意,唏噓道:“多少年了……這明月,還是這明月呀!

    這句話,讓楚陽躲在九劫空間里幾乎笑出聲來:明月不是這明月,難道還成了太陽不成?

    夜惘然居然深有同感,居然也隨著唏噓了一句,道:“紅顏白發,英雄白骨,千萬年來,也唯有這明月不變了……”

    黑衣蒙面人淡淡的道:“不變的,還有天道!”

    夜惘然悚然一震,終于恭敬地道:“多謝前輩教誨,不錯!不變的,還有天道!

    黑衣蒙面人欣慰點頭:“孺子可教!”

    他依然是負手看天,凝望明月,聲音飄渺的道:“今夜月明星稀,月光普照,老朽突然有一些惘然……于是就想出來走一走……”

    夜惘然恭敬的道:“是!

    黑衣蒙面人淡淡的繼續:“夜家與我蕭家的恩怨,由來已久。不過雙方卻是一向友好,縱然有生死之事出現,也是從來不會大動干戈。夜惘然,你可知,這是為何?”

    夜惘然恭敬起來,道:“當年九位始祖,當著九劫劍立誓,凡我子子孫孫,永為兄弟,若有不肖,九大家族共誅之!

    黑衣蒙面人緩緩點頭:“老朽出關之后,遙望明月,心生感觸。卻又得知你夜家大舉來犯,便靜極思動,出來走走!

    夜惘然心中連珠價叫苦,心道,您這出來走走……可也別來找我呀,我那里禁得起您這隨便走走……

    “突然知道,夜家來人名叫夜惘然……”黑衣蒙面人的衣袂在空中無聲飄拂,他也無聲的笑了起來:“便如此夜,我的惘然……便來找你說說話!

    夜惘然臉色一苦,心道,原來是我的名字惹來的禍。問道:“敢問前輩是……”

    黑衣蒙面人呵呵一笑:“我在五十九代,排行第十九。如今,你可知道我是誰了?”

    夜惘然頓時臉色一變,神態間更加尊敬,道:“原來前輩便是當年號稱一劍破天荒的蕭十九爺!當年天荒三尊橫行東南,號稱無敵,十九爺奉家族之令截殺此三人;據說只出了一劍!便讓當時不可一世的天荒三尊俯首稱臣,從此銷聲匿跡于江湖……那一劍,據說名為‘山河動’!”

    黑衣蒙面人似乎更加寂寥了起來,蕭索的道:“往事已矣,提它作甚!

    夜惘然說道:“是!

    黑衣蒙面人靜靜地站著,一動不動,似乎陷入了往事回憶之中。

    他不動。夜惘然也不敢動。

    他不說話,夜惘然也不敢說話。

    對方展現出的神魂力,已經徹底的震懾了他。夜惘然現在百分之一千的相信:眼前這個黑衣蒙面人,就是蕭家那位曾經橫行上三天,在千百萬高手中縱橫來去的蕭十九爺!

    傳說中,蕭家在他之后,雖然子子孫孫排行每一代都要超過這個數字,但卻從來不敢有哪一人敢排行第十九!

    蕭家十九爺,自從一劍破天荒之后,便為自己永久的保留了這個排行。

    面對如此傳說人物,縱然是夜惘然這一位至尊高手,也要發自內心的尊敬,與忌憚!

    良久,只見這位黑衣‘蕭十九爺’衣袖一拂,身子飄飄然離開了樹梢,往夜色蒼茫的遠方飄去,留下一句淡淡的話:“跟我來!

    就不回頭的飄走了。

    夜惘然并不敢有絲毫的遲疑,就縱身跟上。

    前方“蕭十九爺’的速度并不快,起碼,在夜惘然這位至尊眼中,這樣的速度,還真看不上眼。也就是圣級的速度罷了……

    他很不理解,這位‘蕭十九爺前輩’既然要與自己談話,為何要用這么慢的速度,不疾不徐的趕路?

    但‘蕭十九爺’一路背負雙手,面對明月晴空,一路瀟灑而行,似乎一邊走,一邊在回味,一邊在悵惘,一邊在感傷,一邊在參悟……

    對方的這種出塵的姿態,讓夜惘然根本不敢造次,更加不敢出言打攪。只好對方多快,他就多快,老老實實的落后二十丈的距離,耐著性子跟著。

    “夜惘然,你看這東南河山,如何?”正在飄行中,這位‘蕭十九爺’又說話了,一說話,就是考較。

    夜惘然游目四顧,從高空中瀏覽,贊道:“山川雄奇,巍然峭拔,天地合流,實在是世間一等一的風景。如此靈秀之地,難怪蕭家能夠豪杰輩出!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隨著淡淡的笑聲“蕭十九爺’淡淡的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前輩的意思是?”夜惘然虛心求教。

    “當初,我有幸跟隨夜帝前輩游覽中都河山,那時,夜帝前輩曾經問我一句話:十九,你看我中都河山如何?”蕭十九爺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夜惘然頓時精神一震,道:“那,敢問前輩當年是如何回答?”

    兩人的身形靜靜的從高空流云一般飄過。

    夜惘然在這一刻,分明感覺到下方有四股強大的氣息在隱匿,但,蕭十九爺并沒有反應,所以夜惘然也跟著裝作不知道,刷的一聲就飛過去了……

    不過是四個圣級……

    既然蕭家十九爺親自來了,怎么可能還下手偷襲?

    對這一點,對于前輩風流前輩風度,夜惘然乃是無條件的信任!

    不僅是他,九大家族每一個人都是如此。如此蓋世高手,一旦出手,必定山崩地裂,轟轟烈烈!哪里會做什么偷襲暗算的事情?

    更何況,夜惘然現在充滿了好奇心和求知欲。他知道,對方既然說到這里,那便是要提點自己,往往這種高人一句話,就勝過自己數十年苦修。

    夜惘然如何肯放過這種機會?

    ‘蕭十九爺’似乎是含著淡淡的笑意,清風一般的飄過數里路之后,才說道:“當年,夜帝前輩問出這句話,我就在想,他為何要問我這句話?”

    他淡淡的道:“而我剛才問你,你不假思索的就回答了,所以,這就說明,你并沒有想!

    夜惘然頓時汗流浹背!

    一個主動想,一個沒有想,這其中的區別可就是大了去了!

    “還請前輩指點!币广恢挥X得一陣冷風吹來,身上涼颼颼的,居然在這一刻感到了秋涼。

    “當年我想過之后,就回答道:中都與東南,各有千秋萬代!笔捠艩數男χf道。

    夜惘然凝神思索起來。

    中都與東南,各有千秋萬代。

    這句話的意思,口氣可不小啊。擺明了要將蕭家與夜家相提并論;而且,是在夜帝老祖宗面前說出來這句話,這位蕭十九爺真真是膽子不小。不知道老祖宗當時如何評價?

    想著想著,就問了出來:“敢問前輩,當年夜帝老祖宗是如何回答?”

    ‘蕭十九爺’淡笑搖頭,道:“當年夜帝前輩說道:十九果然是鷹視狼顧,一代雄才!”

    鷹視狼顧,一代雄才!

    夜惘然心中一震,認真的思考起這句話,這句話,分明有些貶義,但也有些褒義。老祖宗說這句話的意思,乃是為何?

    他想了半天,沒有答案,終于問道:“那么,十九爺以為,晚輩剛才的回答,如何?”

    這句話,有些將自己與當年的那位‘十九爺’放在一起比較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想知道,自己的差距在哪里。

    兩人如同流云清風,在不知不覺之間,已經接連的飄過了四五座山頭,遠離了黑松林。
全国最新网络捕鱼游戏 香港黄大仙免费资料 东方6 1开奖结果查询 大唐棋牌游戏中心下载 陕西十一选五怎么玩 福建体彩31选7一等奖多少钱 七乐彩玩法开奖结果 江苏11选5网上购买 内部精准五码中特资料 佳永配资app官网版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顺序